鸦巢

算是存文的地方吧,遇到有趣的东西也会转载。不常上网,更新缓慢,不谈坑品。

(转)黑

驮子:


绝对的黑

把自己包裹在
夜的虚情假意里。
让乳白色的口气,
装点黑夜的黑。

我在黑夜中觉醒。
处子的月的昭示,
——你该死。

就像
有些人活该背负寂寞,
有些人又活该化为灰烬
再附带着些许
微不足道的光火。
像手中断续的烟。
少了那一口气,
泯灭。

我也渴望像圣人一样。
让世人把我
温柔含在嘴里。
吸一口我的牢骚。
如同渴望把烟火,
轻轻的贴在臂膀。
让疼痛灌入愚笨的大脑。

我在黑夜的黑里摸索,
用颅骨碰撞出光亮。
用身体,
嵌进冰凉的土地里。
置身于虚伪的夜里,
倾听大地虚伪的
——扑腾。

扑腾。
一颗流星陨落,
残火点燃我半世痛楚。

是否封闭的世界,
会让我荣获死亡的极度慰籍。
在鲜花于掌声中
在陌生的恩赐之地。
用我颓懒的血,
再一次玷污大地残弱的心。

评论
热度(7)
  1. 鸦巢王榫 转载了此文字
  2. 老妖王榫 转载了此文字

© 鸦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