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巢

卡文卡到怀疑人生。
存文的地方,遇到有趣的东西也会转载。不常上网,更新缓慢,不谈坑品。

【月球音乐家】SCP-[数据删除] 宫廷乐师

*作者的话:这是一篇以SCP文档的形式写出的档案。因为夹杂了不少私货,可能难以体现出SCP系列独特的风格和魅力。
隐形的萨莫无差,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项目编号:SCP-[数据删除]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数据删除]被收容于Site-█的一间单人宿舍。房间配备一套固定于地面的高保真音乐播放设备,墙壁及家具边缘需加装软垫,并严禁出现任何可能被用于自残的危险物品。其中包括:刀具、陶瓷或玻璃制品、钢笔、替换用琴弦、铁丝、硬币、保险套[待补充]。SCP-[数据删除]在未受刺激的情况下被认为是稳定的,通常情况下愿意配合收容。但项目会随机产生幻视,并进入精神上的癫狂。此时可以尝试向其提供甜点或播放古典音乐(以莫扎特的作品最为有效)使其恢复冷静。在至少一名具备精神科医生执照的3级人员与两名特工陪同看护的情况下,SCP-[数据删除]被允许离开收容房间活动。外出期间允许项目为设施内人员演唱,但禁止接触乐器以防触发能力。允许SCP-[数据删除]接触乐器需4级授权。

Site-[数据删除]侧翼█-█区被改造为隔音设备用以收容。该设施在已知未来将永远保持对外封闭状态。保留少量高级工作人员以便监视SCP-[数据删除]状态,任命期限无限期。

描述:SCP-[数据删除]是一名41岁的白人男性。白发,虹膜呈现暗红色。自称为████·███,████二世执政期间的宫廷乐师长,常识停留在十八世纪后半,具有专业级别的古典音乐素养和演奏能力,且歌喉优美。能够熟练使用意大利语、拉丁语等语言,能够使用德语但并不熟练。项目轻度营养不良,并疑似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心理测试结果显示项目在清醒状态下仅存在轻度焦虑以及抑郁倾向。

项目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演奏任意乐器,可以在听觉范围内影响现实。这一效应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受SCP-[数据删除]控制。目前尚不清楚该现象的起因是音乐还是项目自身。但项目的歌唱似乎不会引发负面现象。鼓励项目在设施内演唱以鼓舞士气,并由此推断乐器应当是效果发动的必要条件。

目前出现过的现象:

复数穿着灰色斗篷的半人高小人。配备有符合身高比例的long rifle(燧发枪的一种)。

室内钢制品全部变为花纹钢。

着火。

在场人员穿着18世纪维也纳服饰。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对象于精神失常状态下演奏,将导致[数据删除]以及[数据删除],曾导致半数工作人员死亡或失去职能。必须立刻动用极端手段打断演奏并播放███的音乐作品,直到目标恢复平静。喂食甜点似乎有助于项目控制情绪,鼓励基地内员工每天定量投喂,以奖励项目的合作态度。

[数据删除]

特别报告█-█——需要5级权限

确认中>>>>>>>>>>>>>>>>错误

警告,权限未确认。您的访问记录已上报O5议会。

如有特许授权,请输入授权编号。

**********

>>>>>>>>>>>>>>>>权限确认。

已确认特许授权,欢迎您,特派员C-██。

附录 [数据删除]-A:项目SCP-[数据删除]于██████引发了编号1791 ███事件,异常的███出现并███████████████,███博士不幸牺牲。由此确认,项目的本质并非████·███。而是[数据删除]。

附录 [数据删除]-B:在事件1791发生后,异常项目本质(SCP-[数据删除]-1),就SCP-[数据删除]的处理方式提出要求。面对██,基金会无法做出有效限制。出于████的考虑,以及对SCP-231增加了解的考虑,基金会同意派出代表。SCP-[数据删除]-1允许了基金会的录音请求,似乎对这一“明显越界的大胆要求”兴致勃勃。基金会于随后发现录音产生了████的异常性质,现被编号为SCP-██重新收容。

谈话记录【原录音已收容】:

代表:C█博士(简称C)

对象:SCP-[数据删除]-1(简称M)

(一种难以描述的背景音贯串整个音频文件)

M:你们派了一个现实扭曲者!这可真有趣,我还以为你们多少理解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东西呢!

C:我们的确理解这一点,尊敬的█████,但我们相信,如果您希望杀死我们,我们现在就已经不复存在。

M:没错!就是这样。让我惊讶的是你们真的打算把这一过程录下来。要知道……

C:还是请您尽快进入正题吧。

M:你可真无趣。

M:好吧,我想你们也能猜到我希望你们提供的。你们很明白,我想走的时候没人能拦我,我们需要的只是各退一步。你们对他好一点,我就多告诉你们一点。我们就能省去许多麻烦了。

C:听起来很有道理。

M:最好别尝试敷衍我。我不是个好的谈判者,但我收取的报酬可不止████——你们真是够勇敢的,你妈妈没告诉过你们别跟恶魔做交易吗?

C:真该死(低声)咱们能进入正题了吗?

(凭空出现的笑声,技法类似合唱。声纹分析显示它们来自上千个不同的人)

M:(发出愉快的笑声)当你说悄悄话的时候,我能听见。████,别忘了我是个音乐家,听觉是很敏锐的——啊,说起音乐!人类真是发现了好东西不是吗?能遇到亲爱的███真是我的幸运,尽管我并不是他认为的上帝的儿子。

C:他究竟是什么人?

M:你们问过他了,他就是███,货真价实的。他相当强烈的爱着我,我喜欢他,所以我跟着他。他的能力在更早的时候没有这么强,但他被我影响了。他确实有这方面的才能。

C:爱?在我看来他恐惧你!

(背景中的杂音变大了,有几秒听不到其他声音)

M:人类应该恐惧██,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来接近我了。异常者,他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评价。你们该庆幸你们之前对他不错,否则我会生气的。

C:……你非常人性化。

M:是的,别习惯了。对我的同类最好也别做类似的尝试。这是为你们好。我属于比较和善的那类,至少我不会想着████或者████████不是吗?音乐和███才是我需要在意的。嗯,作为██这有点混蛋,不过你也是个混蛋,而且我的不务正业对你们有好处,是不是?

C:谢谢、非常感谢,请继续保持……最后,关于SCP-231——

M:(大笑)祂是个疯子,非常下贱的疯子。你们干的很对,千万别停。

事件后续:C█博士在随后的████险些造成又一次██事件。之后他受到了长时间的头痛困扰。录音资料随后也被确认为SCP。保管于███。

附录 [数据删除]-C:

O5-█的公文内容

亲爱的朋友们,

鉴于Site-█有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再也不会被调离这里,而依照SCP-[数据删除]-1的要求,我写下这份公文以鼓励你们适应新的收容措施,并尽可能减少你们的疑惑。

你们可能认为SCP-[数据删除]仍然是你们熟悉的意大利人(是的,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跟项目建立了超越工作的友谊),但事实是,你们面对的是与SCP-231-7等同的存在。非常幸运的是,他不需要极端的措施来阻止他身后的存在诞生于世。保障他的安全就是最好的方法。但他确实具有引发XK级世界末日的潜在危险性。因此,为保证项目的精神稳定,新的收容措施是极为必要的。正视这一点,维持常态。按照通常的方式对待项目是你们能够采取的唯一措施。友善的态度是我们脚下的钢丝,切勿失足坠落。

不,你们不是基金会的牺牲品。你们的生命安全仍然如同我们的其他成员一般,险象环生却同样受到保护。

这是一项权益之策,但我们别无他法。

真诚的

O5-█

评论(7)
热度(124)

© 鸦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