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巢

卡文卡到怀疑人生。
存文的地方,遇到有趣的东西也会转载。不常上网,更新缓慢,不谈坑品。

【萨莫萨】魔王(二)

全篇警告见魔王一

目录

本篇更新不长,有触手×莫,已设外链。不看不影响剧情理解,请酌情阅读。我提醒过了。

欢迎提出意见和建议,作为一个尚不成熟的写手我非常需要它们。

看的开心。

男人在记忆的海洋中睁开眼睛。

这是一片无垠的海,广阔而沉默的海。微弱的光亮在他海面上闪烁。他漂浮在中心,呼吸无碍。

最初会被呛到。他溺死了无数次。但他最终构想出了空气的错觉。海水便不再对他造成困扰。

察觉到他醒了,他下方的黑暗躁动起来。无数生着猩红眼球的触腕也向他伸展。这些非人之物沉默而不可拒绝的缠绕着他,又一次将他拖入海底。他自意识的海洋中下沉,聚精会神,并不做无用的挣扎。

陌生的记忆像第一次一般汇入脑海。那是千万万卑微的祈祷、无名的愤怒、仇恨与绝望、遗憾和爱。他们是过往的车轮,沉重且毫无仁慈。等待男人的必然是它无情的碾压,他的灵魂将会死去,血肉在上成为发黑的痕迹,成为构成它的一部分。新的意识将重新诞生。

过去许多人是这样的。

但是男人像天使一般笑了,憔悴,但是神采飞扬。他放松身体包容了这些沉重的情感,仿佛他是永恒的、无穷无尽的。他用柔和的喉音哼起调子,仿佛期盼春天的到来。渺小自我如同暴风雨中漂流的渔船。看似脆弱,却坚固可靠。小船顺着高耸的浪潮随波逐流,聆听风雨的呼吸,没有对沉没的忧虑。

“没关系没关系~~”他用指尖轻轻触碰手边的眼睛,忽视了它们无意识下勒出的淤青。“不是你们的错。”

它们没有回应,残破的意识集合不具备理解这复杂语句的知性。但是青年忍耐的神情却被他们误以为是抗拒。他们近似挽留的加重了力道,青年被纠缠的各处肢体立刻发出即将断裂的响动。他发出一声压抑过的惨叫,额角析出一层冷汗。而周身的触手因为他的声音更加活跃起来。给予了他更多的痛苦。

这是又一场搏斗,他甚至没能得到多少休息,就被再次拉上战场。

以下内容包含触手车,请酌情选择观看,不看不影响阅读。我已经提醒过了。

之后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缺氧使他晕了过去。何况过程往往类似,也无需去记忆什么。再来几次可能就麻木了呢?他有些好笑的想着,被过度使用的喉咙却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气音。这只是意识的大海,他甚至不会因为这些超越人体极限的行为死掉,却会因为潜意识中丰富的想象力感受到真实的痛苦,并为之饱受折磨。

但是这确实无法怪罪任何人。这盘踞在他思想中的异形本就是人类自己制造的怪物。他出于自我的意志接受了它,如同此前接受的人一样。抛弃名字,为了人类的存续做出牺牲。

或许该称他为安度西亚斯,他想。尽管这是现在的“我”的名字。但它也是安度西亚斯的一部分。“魔王”的根源所在。

诶呀,看来我还得继续努力呢。疲惫的闭上翠绿的眼睛,地上的星星这般思考着。他仍未被这个怪物搅碎吞噬,这一场搏斗仍是他赢。在下一战到来之前,他需要抓紧时间,让这遍体鳞伤的身体得到尽可能多的休息。

其余的,他管不了太多。至少他不怀疑“自己”会履行职责。演奏将会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他已经精疲力尽,但他从不认输。

他所钟爱的人类终会得到拯救。

————————————————————

下期预告:自设列奥波德二世登场预定,俄罗斯麻婆神父、略略提及的伯爵和黑贞、以及更多的私设。

预感又给自己挖了个坑。我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坑自己呢(ㅍ_ㅍ)

评论(6)
热度(33)

© 鸦巢 | Powered by LOFTER